坚持多路径、多梯次、多场景化的研发路线,攻上“上甘岭”, 实现5G 战略领先


2022-04-25 11:26:05   来源:   点击:
——任总在上研所5G 业务汇报会上的讲话2018 年10 月17 日大家一定要明白,领先和领导是不同的。领导的含义是要建立规则,建立共同胜利的标准。领先,就是在技术、商业模式、质量及服务成本、财经等方面一系
——任总在上研所5G 业务汇报会上的讲话2018 年10 月17 日
大家一定要明白,领先和领导是不同的。领导的含义是要建立规则,建立共同胜
利的标准。领先,就是在技术、商业模式、质量及服务成本、财经等方面一系列
领先。如果我们的产品做得好,就能服务世界上绝大多数运营商,这样就能掌握
主动权。所以在5G 的问题上,我们就是要下定决心做到战略领先。
一、先从5G SA 组网做起,要做到网络架构极简、交易架构极简、网络极安全、
隐私保护极可靠、能耗极低,全面实现领先。
5G SA 组网先从现行机制中脱离出来,单独组建。5G SA 通过站点极简、运维极
简、交易极简等,把复杂留给自己,简单留给客户,这是非常正确的。虽然你们
5G 第一阶段取得了成功,但后续还有更大的努力方向。在5G SA 独立组网上,
5G 基站和核心网一起,率先推行网络架构极简、交易模式极简,做好网络安全
和隐私保护,将质量做上去,将成本按摩尔定律降下来。我们在新产品里,用新
的开发手段不断进行产品架构重构,积累经验,培养力量,随着新网络的市场扩
大,一个先进的网络就形成了。我们的种子成倍增长,不仅新的网络诞生了,可
以逐步替代过去,从而迭代更新网络存量,而且大量的战士是我们宝贵的财富。
NSA 的核心网要跟4G 关联,与2G、3G 连接,关联比较复杂,坚决沿着原路径
继续攻击前进,不要摇摆,我们没有力量整网改造,沿过去的路线不动摇,同样
也要做到世界领先。过去的产品可以优化,但不要理想化,不要总是改,总改就
什么都不像了。我们仅仅是拿SA 试点,其余所有产品线,按原路线进攻。
终端也要卷入5G 极简网络这个战略里来,希望5G 的端管云有一些联合设计,
上我们自己的网是最快、最好的,双方可以基于特殊接口简化算法,这样速度更
快,能耗更低,更受用户欢迎。上别人的网也是可以的,是标准的接口。
 
网络安全要提到最高纲领上来,因为将来社会是云社会,网络安全面临挑战更大,
谁安全谁就有了竞争力,谁就有了生存的可能。5G 网络安全策略,你们讲得非
常正确,不同域,分域要实现各自安全抵抗。以前我们重视“围墙”的建设,但是
没有建设好层层抵抗的安全机制,不适合打“巷战”。我让陶景文来做公司内网的
时候,就提出要用“美国砖”修“万里长城”,现在体现出价值来了。我们在这里叠
一块“砖”,那里叠一块“砖”,别人不知道“砖”是怎么叠的,而且这些“砖”不是同一
个公司的,即使找到入口攻进来,也只有小范围受到影响。比特币这一次网络敲
诈,我们公司没出大问题,没有全公司瘫痪,就是因为攻进“城墙”以后,我们还
有层层的安全抵抗,外国公司的软件有“巷战”的能力。分层抵抗外来入侵,不会
满城出问题。我们的产品“围墙”是不错的,但砌“围墙”的“砖”里还有C&C08 机的
软件,拆不出来,像豆腐渣一样,软弱不敌。
能耗极低将来肯定是一个体现竞争力的地方。把能耗降下来,不是电费问题,而
是水平问题,我们一定不要把降能耗与省电费等同起来。带宽、时延等性能指标,
5G 各个厂家都可能做到,就是早一点、晚一点的问题,但能耗极低,其他厂家
就不一定能做到。我们的热学研究所要加大投入,目标是降能耗,把能耗降下来,
不仅仅要降芯片的能耗,还要把基站整机能耗也降下来。将来会有很强的竞争力,
甚至是比电子技术更强的竞争力。我们要看到这一点,要看到有时候功夫是在诗
外的,无线的功夫也是在诗外。
二、对未来的研究,我们要多路径、多梯次、多场景,构筑我们胜利的基础。
什么是多梯次?我们研发从科学实验与验证,到科学样机、商业样机、多场景化
样机、全简化样机,循环周而复始的优化。对科学实验,我们要大胆的失败,成
功太快是保守。A 梯队只搞科学样机,不管样机赚不赚钱,无论是用“钻石”还是
“黄金”做支架都可以,它是论证理论的可行性,不可行也是成功的,不以成败论
英雄,要大胆探索。B 梯队负责在科学样机的基础上发展商业样机,要研究它的
适用性,高质量、易生产、易交付、好维护。C 梯队要面向多场景化,按客户需
求多场景化的产品是合理适用节约的产品,有利于用户的建造成本、运维成本的
降低。就像你们做的RuralStar 农网产品一样,就是场景化的一种。D 梯队研究
用容差设计和普通的零部件,做出最好的产品来。最优质量,最易使用、安装生
 
产和维护,最低的成本架构。挑战极大,你们的“刺刀”对准的是自己的胸口,大
胆试验,勇于创新,革自己的命,就是革整个网络的命。比如,日本电视机的设
计就是容差设计,他们并不是每个元器件都是最优的,但整体却是最优的。我们
5G 基站为什么不能达到电视机的水平?容差设计就是合理成本架构。
我们要多梯次,保持战略的领先地位,保持长久的人力迭代,前仆后继,人力资
源部要制定考核模型。针对A、B、C、D 四个梯队采取不同的考核方式,不是所
有梯队都要承担极大的交付压力,有些梯队就是要释放压力,轻装上阵才能激发
想象力。A 梯队、D 梯队,失败了就涨工资,成功了就涨级。我们充分估计到他
们的难度,失败了,只要讲清路径,也是成功,“不以成败论英雄”就是这个意思。
多路径,就是技术上探讨多条可实现形式,不要轻言否决。当然,也可以研究全
球化的路径、区域性的路径,我们都可能会走。我们要坚持全球标准,原因是我
们本来就是全球化公司,但也要随时准备应对各国的要求。世界在变化,我们有
可能改变这个变化吗?改变不了,我们只能顺应,用多种路径应对。同时,我们
自立必须要有实力,要有能力解决替代问题。我十年前讲,要按照极端情况进行
备战,建立备胎,当时绝大部分人不相信。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备胎就是原子
弹,什么时候打过核战争,一次也没打过。我们就要坚持用双版本,80%左右的
时候都用主流版本,但替代版本也有20%左右的适用空间,保持这种动态备胎
状态。
多场景解决网络问题,降低建造成本和运维成本。多场景化的组网很复杂,我们
可以通过AI 来解决。我们现在只解决了产品问题,没有解决网络问题。未来5G
大流量在全球铺开,网络一定会拥塞,我们提前在国内的几个研究所成立理论部,
研究网络流量的疏导问题。目前俄罗斯研究所已有成功疏导网络流量的方法,可
以让俄罗斯研究所辅导各个理论部,陆续解决4G 的流量问题,到5G 网络流量
拥塞,疏导就有了经验。另外,上海研究所也可以招收一部分数学、物理、神经
学等博士,从反诈骗软件研究开始。在理论研究上,我们还要有梯次,我们和很
多教授合作,也要列出清单看看教授下面有多少博士在和我们合作。我们也招一
些博士,再派过去和教授合作,研究成果是教授的,我们只是应用,十年以后迭
代梯次就建立了。
在基础研究方面,我们要更重视,加大投入。比如,太赫兹可能是未来,我提议
能不能推荐刘盛纲教授为“太赫兹之父”,当然不是对世界,而是对我们。我们要
多支持像刘盛纲、李小文这类伟大的科学家,他们就是灯塔。
 
三、5G 的市场选择要有集中度,5G 的战略预备队要一体化打通,“四组一队”攻
上“上甘岭”。
5G 率先突破了大带宽、多天线关键技术,取得了先发优势。我们要利用这个优
势及制式换代的关键时间窗,优化全球格局。我认为要搞“田忌赛马”,我们的客
户群是以国家客户为基础,集中优势兵力到优质客户,这就是田忌赛马。5G 市
场选择要有集中度,我们要改善服务,改善价值体系和后备队伍的培养,千军万
马上战场。
我强调,销售、服务、MKT 和研发要一体化打通。我们不断吸收一些优秀员工
加入战略预备队进行轮训,大浪淘沙,谁知道将来谁是“将军”。今天来开会的有
“二等兵”,为什么要开放13、14 级来参加公司的战略决策会议呢?就是让你们
来感受一下,听一听、看一看就会炸开脑洞,快速成长。
“四组一队”交付培训的时候也要多梯次,要把公共关系、供应链、财经等都纳进
来。因为理论阶段他们可能听不懂,但实践阶段可能就懂一点了,要让他们的思
想也得到一些升华,“民兵”才能配合主力部队作战。不能让“民兵”不知道该怎么
配合你,他们至少可以送“粮食”、扛“炮弹”啊。“四组一队”还要应对不同场景,
做这个场景就不要去管其他场景,聚焦攻下这个“山头”。时代在变,我们的方法
也要跟着不断变化,一轮轮集训,整编制空投。
我再次强调,我们5G 就是争夺“上甘岭”,就是世界高地。5G 这一战关系着公司
的生死存亡,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场“战争”中不惜代价赢得胜利。攻上“上甘岭”,
全要靠你们。
另外,不要为我的几句话,而纠结。我说了都江堰的水,是对全公司的人讲的,
不是四川人才洗澡、四川人才温柔,难道江南人不温柔、上海人不嗲吗?是时代
提示我们必须勇于奋战,多情未必不豪杰。在这里,我向成研道歉了,我看到你
们产品架构的改变,“八爪鱼”的“爪”已伸出去,你们洗干净又战斗了。我并不希
望浑身都是泥土。
 

对标考察联系方式: 万斌 13661395399(同微信)

上一篇:华为的组织活力五个坚持
下一篇:阿里巴巴绩效面谈谈什么

对标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