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从1G到5G》


2021-10-18 20:12:06   来源:混沌学园   点击:
其他的遗憾在它面前,都不能算遗憾了。在一个大雨,交通阻滞,行人面露焦虑的早上,这句话深深印在了混沌君的脑中。在采访时,王建宙先生双手总是搭在一起,时不时稍稍向后仰头思索,稳重且谨慎,但给出的答案又
王建宙
“其他的遗憾在它面前,都不能算遗憾了。”在一个大雨,交通阻滞,行人面露焦虑的早上,这句话深深印在了混沌君的脑中。



在采访时,王建宙先生双手总是搭在一起,时不时稍稍向后仰头思索,稳重且谨慎,但给出的答案又充满新鲜感、想象力,同时简明扼要,具有系统性。他总说“这都是自己闲来脑子里始终在思考的问题。”这位 “工科男”“技术控”始终关心未来的事。


在提到一些令人欣喜的成果时,他会松开双手来比划一些技术的形态,也会满脸笑容地还原一些国外同行与他的对话,带着老一辈人历经大风大浪留下的独特的自豪感。


“一个人最愉快的事情就是当工作变成了兴趣。”在中国移动总部一间两面都是巨大落地窗的办公室内,王建宙先生与混沌君展开了一场关于5G的漫谈。


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蜂窝式移动通信,只用了30多年的时间,就实现了在全世界的普及。2000年3G、2012年4G、2020年5G,电信行业的更新迭代速度不断加快,手机已经改变了70多亿人的生活方式。这一切是那么自然,好像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想象力,没有什么比把想象变为现实的过程更能称得上奇迹的事情。人与人的沟通需要,让通信基站在海岛草原、崇山峻岭间建立起来,让移动终端像变魔术一样在人们的指尖变换,让市值万亿的公司得以诞生。


到了5G时代,人们看到了一个充满想象力和未来感的产业,也看到了产业背后庞大的投资机会,但是对于移动通信产业本身和5G的发展方向,不少人还是有很多疑惑,比如:


为什么中国能参与通信标准的制定?
但为什么目前5G产业还未爆发,不少人还在用着4G?
想投资5G产业,到底该投什么?
万物互联的时代,什么项目有可能最先落地?
……


王建宙先生曾任信息产业部综合规划司司长,中国联通董事长、中国移动董事长,长期从事电信工作,对于5G的观点颇具见地。以下是采访精华。


受访者|王建宙 中国移动原董事长
采访者|张星 混沌学园商业研究团队
文末混沌君将送出五本《从1G到5G》,作者王建宙,出版于2021年7月。


王建宙


Q:纵观中国通信发展史,从1G到5G,从技术落后的处境到主导行业技术标准,这背后有哪些关键的原因?


A:我见证且直接参与了中国移动通信从1G到5G的过程——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我国在移动通信技术方面已然处于领先地位。这其中很重要的因素有:


第一,市场潜力大。我国人口众多,经济发展对通信业有强烈的需求。其实早在2G时代,就用户规模而言,中国移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当时国外的同行很羡慕,我第一次见到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教授,他问我:“你们中国移动每个月可以新增多少用户?”

我回答“500万”。他当时很震惊,他说500万用户就是瑞士电信所有的用户。所以巨大的市场基础是中国通信行业崛起非常重要的条件。


第二,健全的生态系统。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我们的制造业形成了强大的生态系统。以手机制造为例,不管是中国品牌还是外国品牌,基本都是以中国制造为主。


我很喜欢去深圳,因为深圳集中了手机制造业的各个环节,有大量的企业。从深圳华强北中心出发,50公里之内,你可以把一个手机所需要的所有零配件都买到。


这个经过几十年积累、富有生命力的生态系统是很难模仿的。现在有一些厂商把生产线都移到别的国家去了,比如三星把手机生产线转移到越南,但是据我了解,它的供应系统基本上还在中国,像电池、充电器等部件还是要到中国来采购的。这就是中国生态系统的例证。


第三,很强的研发能力。我们一开始的确比较弱,只是代工厂,中国品牌很少。到了4G以后,情况就变了,大量中国品牌涌现,在全球占的比重也越来越高。


从网络系统来说,研发能力之强表现得尤为明显。我们不光能制造5G设备,而且还参与了5G标准的制定。这需要很深的基础。


Q:在这个过程中,中国通信行业克服了哪些困难?您印象特别深的是哪个阶段的攻坚战?


A:这个过程困难重重。我在担任杭州市电信局局长时已经有了1G。那时尽管通信价格很高,但还是严重地供不应求,因为当时杭州的供应商只有摩托罗拉一家,所有的网络设备由摩托罗拉提供,手机基本上是也摩托罗拉生产的。由于缺乏国产制造能力,根本就解决不了供不应求的问题。


到了2G时期,中兴和华为就进入了这个市场,要知道当时国外的品牌几乎占领了所有的市场,这两家公司当时也很困难,面对的是众多实力雄厚的电信设备制造商。


当时,华为作为GSM设备市场的新进入者,无论在经验还是在产品的成熟度方面都处于劣势,但是华为抓住了两个新的机会,移动软交换和边际网设备。移动软交换是那时刚刚提出的技术,新老制造商在这方面都没有经验,华为瞄准这个空隙,集中力量突破了软交换的技术研发,率先提供给供应商。边际网络在当时也是一个空白,华为专门开发出适合农村地区的移动通信边际设备,据此受到运营商的青睐。


中兴又从另一个角度进入市场,一方面是它生产出了当时炙手可热的小灵通,另一方面是当时生产CDMA设备的厂家比较少,它得以顺利进入,成为颇具实力的供应商。这两家公司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在自己初出茅庐,实力还不是很强大的时候,就注重触达国外的新兴市场,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在中国的移动通信崛起过程中,有两件事情我印象特别深刻。


第一个是2005年中国移动决定建设农村市场。现在看来顺理成章的事情,在当时遇到了一些阻力,主要是来自国际投行的反对声音。


国际投行几乎每个月都会写一些分析报告,认为在农村建设移动通信网络投入太大了,农村的购买力太弱,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利益。此外,哪怕在发达国家,也没有谁会全面去建设农村的移动通信网络。


但是那时我们很清楚地认定一点,手机一定会普及,不管是农村,还是城市。开拓农村市场,今天不做,明天也要做。越早看到这一点,就越有可能占据主动地位。


中国移动在两年时间里完成了90000多个最偏僻乡村的移动通信。除了建设资金缺乏以外,施工难度大也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2007年,在全球移动通信大会上,当我讲到我们在最偏僻的山区建设移动通信基站时,我放了一段45秒的视频:由于没有道路,又没有电源,施工队只能采取人拉肩扛的原始方式施工,镜头中展现的是工人们光着的脊梁、黝黑的手臂和流淌的汗水。事前我曾担心,这段视频会带来科技落后的负面影响,然而却收获了国际同行热烈的掌声。


后来,哈佛商学院专门派人来中国移动,把中国移动建设农村移动通信网络的工作做成该学院的一个案例。案例的主要内容是中国移动倡导和推动用信息技术缩小数字鸿沟。案例最后一段的小标题是“从长期考虑,中国移动的农村通信是可行的吗?”


当时文中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但是现在来看,答案显而易见。


第二个印象深刻的事情是2009年中国移动建设3G网络的过程。


3G有三个广泛使用的国际标准。中国移动拿到的牌照是TD-SCDMA,这是第一个由中国提出的移动通信国际标准。相比于其他两个标准——起步较早、市场已经接受,TD-SCDMA完全是一个新出现的产品,需要一定的时间使其成熟。


中国移动担负的这个任务克服了很多困难,因为是第一次,供应链的问题、手机短缺的问题、网络技术性能的问题等,需要一个个去突破。


因为之前运营商的工作都偏重于网络的运行维护和市场营销,而在3G网络建设过程中,我们的技术人员们参与了网络设备和终端设备的研发工作,这为中国移动积极参与4G与5G的标准制定打下了基础。


为什么我们后来在5G会占有优势?这是从3G、4G一步步积累起来的。


Q:进入2021年一些人对5G的态度发生了转变,甚至有人开始唱衰,您认为中国还能领跑5G吗?


A:我对5G很有信心。首先,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数字经济的发展,大量企业在做数字化转型,转型的基础就是网络,5G的技术特性特别适合数字化转型中一些应用的市场需求。


其次是规模。中国5G的用户数、基站数量都实现了规模化增长,现在中国的5G基站已经超过了100万个,这个数字国外的同行很是羡慕。


再次是制造能力。全球没有几家可以提供5G设备的公司,而中国就有华为和中兴这样全球主要的5G网络设备提供商。手机也是一样,中国的企业很早就研发出5G手机,在整个市场上占的比重很大。


最后是研发能力。到目前为止,5G专利数量排名第一的还是华为,还有好几家中国企业都位列前10。


Q:有媒体在微博发起的调查显示,受调查的5G用户中有26.8%的网友经常会把手机的5G开关关掉。5G推进将近2年,为何现在还流行4G?您认为这背后是什么原因?


A:我先说一个事实,全国用户每月的人均流量在2019年是7.8G,到了2021年7月,人均流量达到14G。大家使用的时候未必能感觉出来,但用了5G以后数据量确实是大大增加了。


之所以有人感觉不到5G带来的巨大变化,主要原因是,目前5G的应用还是以行业为主,比如矿山、码头、医院等,普通消费者不一定看得出来、体会得到。我们也承认在To C应用方面,现在仍然很少有区别于4G的新业务被开发出来。


回想4G的诞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的变化很明显,移动支付加快了,网约车能准确定位,视频播放更流畅,网络直播大爆发……大家才意识到4G的性能如此优越。


而到了5G,标志性的消费级业务确实没有出现,这导致一些人看不到5G特别的用处。


但这其实是一个正常的过程。国际上3G是2000年初开始出现的,当时大家也在想3G有什么用。


当时市场对移动通信充满憧憬。在成功拍得3G牌照之后,欧洲一些运营商才发现3G成了烫手的山芋:3G网络肯定要建,但是3G的应用前景还不明朗。


在3G刚开始建网时,消费者总是问,3G有什么用?专业人员一般会解释:3G可以提供数据服务。那什么是数据服务?消费者还是不明白。在智能手机出来以后,大家都明白了,原来3G手机是用于移动互联网的。可以说,智能手机提升了3G的价值。到了2007年iPhone出来了,各种安卓手机也开始出现,那时大家才明白了,3G有那么多全新的、丰富的业务。


Q:从1G—4G人连接人,到5G实现人连物、物连物,当万事万物彼此相连,整个经济产业的效率和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


A:的确,很少有人讨论移动通信给我们的生活和经济逻辑带来的改变,这也是我经常在想的一个问题。


第一个变化是手机实现了人与人之间的无障碍连接。当时2G出来的时候,人与人的沟通完全打破了时空的限制,“天涯若比邻”变成事实,人类整个生活节奏加快了。


第二个变化就是手机成为了万能的工具。这对我们来说确实又是一次巨变。我们的思维也在不知不觉发生变化,原来付钱首先想到的是钱包,现在付钱首先想到的是手机。这个逻辑就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是第二个层次。


第三个变化就是万物互联将会带来更大的变化。随着5G的发展,物联网的应用会越来越多,将深刻改变我们生活和经济活动的逻辑。


比如,现在大家都在说“数字孪生”,它的意思是,假如一辆真实的车在外面,我们可以根据各种数据模拟出一个车,人可以在室内模拟开车,而实体车真的在外面跑。现在技术上已经可以实现了。


如果这个技术应用到更多的实际中,我们经济活动的理念会跟着发生新的变化。当你要去危险的地方时,在家里开车就可以,特别是在抢险救灾这种情况下,更加显得尤为重要。


再比如,煤矿的风险系数很高,但现在山西的煤矿已经开始利用5G技术进行远程采矿,工人无需下到矿井里面,在办公室里进行操作,这就大大降低了风险。而这又会带来另外的变化。我国的劳动法规定,女性不能下矿井去采矿,这是出于安全考虑。那有了“数字孪生”,工人在办公室里即可操作,或许女性也可以从事这个工种。


这些变化是一系列环环相扣的,从技术的变化到生产过程的变化,最后是文化和生活逻辑的变化。


Q:为什么说物联网是运营商战略转型的关键业务,在这个过程中,运营商面临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


A:一直以来电信主要指的就是人与人的沟通,而转换到人与物、物与物的联系,那对运营商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范式转变。


主要的机遇有:


第一是规模的扩大。我们行业内部也经常在担心,移动通信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全世界只有70多亿人口,增长瓶颈必然会出现,那如何继续扩大规模?


物联网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人与人的链接,通常只要一个手机就可以实现。但是人与物的连接, 1个人至少会有100个连接,每天与你打交道的这些东西加起来至少会有100个。


那么移动通信的规模将得到极大扩展,这是前所未有的局面,对移动通信行业来说,无疑又找到了一个蓝海。


第二是它的潜力无穷。人与人的通信需求已经催生出众多应用,如果再扩大到人与物的话,可想而知机会将层出不穷,会产生很多你原来根本无法想象的事物,比如 “数字孪生”。所以,未来移动通信行业的深度和丰富性都会增加。


第三是终端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目前不管什么品牌的手机,总体来说是差不多的,但是物联网的终端就完全不一样了,装在车上的终端与装在医院的仪器是不一样的,这些都会带来新的机会。从开发的数量上、深度上,终端的多样化对运营商来说也是一种机会。


主要的挑战有:


第一个挑战就是5G网络的无缝隙覆盖。未来如果想真正把5G应用在无人驾驶等方面,必须要做到覆盖密集,基站数量足够多。想象一下,如果进行无人采矿,哪怕有一个点没有覆盖到,就会造成很多危险。5G提出的目标是每平方公里100万个连接。


第二个挑战是物联网不同于以往的经营模式。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模式都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那么要与机器打交道,究竟一种怎样的商业模式?在物联网时代,完全有可能出现一些新的企业,新的商业模式,但是现在还在探索中。


Q:您对物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有什么样的设想?


A:我们有过一些设想。最开始行业的商业模式是产业上下游都是电信运营商来做的,这个阶段也涵盖了移动互联网初期,你有内容要接进来,都要通过运营商,由运营商来收钱。


后来,移动互联网出现了新的商业模式, 即OTT业务,内容提供商可以越过运营商来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之后就产生了大量公司,大量的APP。



现在,进入物联网时代,都是各个企业自己在做。我们期待能出现提供集成式服务的企业,这样的商业模式具有可复制性、可推广性。虽然还未出现这种企业,但我认为要真正把规模做大,一定要创造出类似的商业模式。


Q:5G时代,如果网络出现一点问题便会造成一些严重的事故,那这背后如何处理后续可能出现的伦理问题?


A:很多智能化的业务要实施的话,需要三个条件:第一是网络无缝隙覆盖;第二是开发出新的技术,适应物联网的需求;第三是要有相应的法律法规的完善。


Q:那这样会不会导致应用层面无法行动了?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


A:我认为一些智能化控制的应用可以在小范围内先进行应用。以无人驾驶为例,如果要实现全社会推广,那三个条件缺一不可。但如果在一个矿山内部、一个工业园区内部,这些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小区域可以做到覆盖严密,技术可以集中开发,同时由于在小范围使用,法律法规的问题也可以避免。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小范围使用来实现逐步推广。


Q:5G这个万亿产业背后主要有哪些产业链?这些产业链背后主要分为哪几个环节?


A:以前大家也都知道3G来了、4G来了,但各行各业大多认为,这是通信行业内部的一个技术升级问题。但对于5G,大家是前所未有地重视,为什么会这么重视?我觉得有两方面原因。


第一是数字化转型,现在数字经济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对网络的要求越来越高。


第二个原因是5G可以拉动投资,经历了3G、4G带动网络、终端、应用层面的发展,人们看到了通信技术升级产生的巨大价值。


5G产业链的价值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第一,网络运营。由运营商来承担建设网络、运营网络的工作,要完成整个5G的建设和扩容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第二,设备制造。运营商是不制造设备的,主要的供应商华为和中兴提供5G网络设备,当然还包括其他设备,比如光纤、光缆的工程制造,元器件制造,仪器仪表制造,芯片制造等一系列的制造业。终端设备本身的价值其实超过了网络设备的价值。


第三,应用层面。整个5G的价值主要通过应用来体现。我们业内认为,5G 产业中,网络和设备加起来只有5%的价值,其他95%的价值在应用层面。但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将这些价值开发出来。


4G的诞生推动了一系列高价值的公司,它们的价值远远超过了网络投资本身。总有人讨论投资5G要投什么?我觉得最现实的是投应用的开发、运营等。


Q:目前5G行业To B应用多一点,那么其上下游目前有哪些特别优秀的项目或者公司?


A:就To B而言,目前主要还是网络设备制造商和电信运营商在参与,比如煤矿行业的应用主要就是华为和中国移动在参与。我也希望有更多企业能够参与进来。而To C的开发主要集中在AR与VR方面,有些公司已经上市。


Q:在5G行业,您最看好的能率先落地的方向是哪个?为什么?


A: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个人最看好的就是智能控制。智能控制就是用智能设备自动地完成工作目标。5G的速度很快,几乎没有延时。所以,我觉得智能控制是比较快能实现、可以大量推广的技术。


在煤矿、金属矿、港口、建筑工地等,都有相关实践了。远程挖煤依赖5G可以传输大量4k视频,而且几乎没有延时,这就为自动控制创造了条件。这样的例子还有洛阳的钼矿,它甚至把远程操作台搬到了上海通讯展。


而自动驾驶真正的概念与许多人理解的有一定偏差。我们一般听到的自动驾驶是车模仿人驾驶、交通状况导航等等。我们站在通信的角度,理想化的自动驾驶应该是车与车、车与路协同,整体实现一体联网。这个实现起来比较困难,但在小范围之内应该是具备条件的。


Q:那智慧医疗这样的方面,有什么最新的进展吗?


A:智慧医疗现在分为几个部分,第一就是远程会诊;第二是远程医疗仪器操作,有经验的大夫远程操作仪器,这也是可以做到的;第三就是远程做手术。这个难度比较高,但是也出现了。我曾看到一个远程缝合皮肤的试验,皮肤缝合本身是有机器的,现在这个机器可以在远程操作。


Q:物联网时代,运营商、电信设备商、互联网巨头以及工业巨头成为推动技术和应用推广的四股合力,如何跨行业快速、高效合作?


A:确实,物联网的爆发需要各方面的参与。如何让这些行业的人协同合作呢?


最主要的是建立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


现在移动互联网这个生态系统是很完善的,分成网络、终端和应用三个方面,网络系统在运营终端是可以独立运作的,实现了商业化,比如每一个手机制造商都有自己的应用商店。同时还有大量的互联网公司投入应用开发。这三方面是互相紧密联系的,它成为一个很好的生态链。


但是万物互联目前还没有构建出生态,光有制造商、运营商还不够,还需要中间有一些公司专门地提供这方面的集成和服务。这样的公司,它一定是做系统集成、系统服务的。有了这样的集成公司,就不需要每个企业自己去做一套业务开发了。


所以,这四方合作是没有问题的,最主要的是怎么建立一个很好的生态系统,而中间的联系和服务就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但是十分缺乏。


Q:您在《从1G到5G》中讲述了与通信商紧密相关的手机制造商,那么,您对未来的手机行业有何看法?等到5G真正落地的时候,手机会怎样改变我们的生活?


A:我确实是很关注手机行业,因为每次移动通信升级都是通过手机来体现的。许多人都设想可穿戴设备会成为5G主流设备,但从现在来看,这个主体或许还是手机。


但是,手机的功能亟需扩大。今天的手机主要还是在提供人与人之间的通信。我认为,手机功能的扩大未来应该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这两个方向发展。就目前的手机行业来看,在手机功能的提升上还需要不少突破。


当然也有一些进步。比如,有的手机已经装上了激光测距仪,这看起来是比较简单的功能,但有了这个功能以后,会有很多新的业务,因为与物联网有关的一些业务就需要使用激光测距仪。


Q:您从行业的角度来预测,5G把您上述谈到的设想落地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A:我认为至少比3G要快,3G是从2000年出现,到2007年才爆发。5G的爆发点,很可能也是从终端上面体现出来,它能带来大量新鲜的应用。


在现在看来,有些应用开发不出来,也有终端不支持的因素。我曾经向一个开发者建议,能不能在手机上开发一个导盲应用。他告诉我,现在手机摄像头的精确度不够高,因为导盲要求的准确度极高。所以5G的爆发是需要终端来支持的。


当手机的功能进行一轮5G时代的迭代后,才可能爆发出一系列应用。


Q:您执掌了这么大的企业,有什么管理方面的心得?


A:首先,作为一个企业的CEO,脑子里确实整天应该想的就是公司的战略,明天应该怎么办,下一步怎么走。在我担任公司负责人的这些年,正好面临移动通信的大发展,我几乎每分每秒在想的都是跟手机有关的事情,脑中充满了与手机相关的符号



当然,有些大家往往不注意的小事情,必须要CEO去考虑。我举一个客服的例子,如果我们手机打不通,移动客服会说,你拨打的用户忙,请稍后再拨,然后用英语说一遍。一开始我们找普通的员工来说这句服务用语。


但我认为服务用语其实体现了一个公司的风格和水平。就我自己的体验而言,如果航空公司广播的安全须知只是随随便便说一下,就会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如果有一套很认真、很标准的说辞,安全感倍增。于是,我要求公司用最好的播音员来播我们的服务用语,我们为此还专门搞了一个服务竞赛。“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busy now, please redial later”。就这一句话,我们选了最好的。这些问题可能客户没感觉到,但实际上公司的风格就体现出来了。


在国际上还流行过离岸客服,欧美的一些电信公司,把客服放到其他国家,因为成本很低。但这种服务是无法令人满意的。有一次我与一个法国人同行,他手机信号不好,我说你向客服去投诉一下。他告诉我,接电话的人根本不在法国,可能在阿尔及利亚、摩洛哥。


所以,客服不在于形式,而在于真正地为客户解决问题。这个我也有深有体会。


Q:您这一辈子投身通信事业,出于什么样的使命感?


A:一个人最愉快的事情就是当工作变成了兴趣。一个人如果能够度过这个关口,那以后的工作就有完全不一样的体验,这比你挣再多的钱还要好。


我遇上了移动通信大发展的时期。那时候,我早上醒来一想,今天全国又有20万人会使用我们的服务,可以用手机打电话了,这是非常愉悦的一种心情。所以,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遗憾?其他的遗憾在它面前,都不能算遗憾了。


我曾见过一个国外移动公司的CEO,他说,我到过世界上许多国家,从没碰到过像你们这样的国家,到处都覆盖移动信号,地下室、边缘山区、海岛都有,可见这样的工作是很值得的。这种愉悦比你创造了多少利润,创造了多少收入要好得多。

对标考察联系方式: 万斌 13661395399(同微信)

上一篇:小米公司为何会成为世界500强?
下一篇:什么是“杨三角理论”?

对标考察